两位中医前辈治“红斑狼疮”的经验

24次阅读
没有评论

系统性红斑狼疮是一种较常见的累及多系统多器官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由于细胞和体液免疫功能障碍,产生多种自身抗体。病情呈反复发作与缓解交替过程。

本病以青年女性多见,约占90%,且常为育龄妇女。本病一般属中医学“阴阳毒”、“蝴蝶斑”等范畴。

01沈丕安先生诊治经验

沈老认为,系统性红斑狼疮属真阴不足,阴虚血虚为本。故治疗应以养阴固本贯穿始终。

养阴包括补阴、清热、生津、润燥等四个方面。在养阴同时,依据临床不同证情,配合清热、活血、祛风、益气、补肾、养血、利水、安神诸法,灵活运用。

沈老把系统性红斑狼疮分为十个证型。

一、阴虚内热证

见于系统性红斑狼疮早期,轻证,慢性活动期以及服用糖皮质激素后,病情未完全控制,属红斑狼疮的基本型。治宜养阴清热,活血通络。

方药用红斑汤:生地黄、生石膏、玄参、黄芩、生薏苡仁、知母、忍冬藤、羊蹄根、川牛膝、绿豆衣、生甘草、陈皮、大枣。

二、气营热盛证

本证多见于系统性红斑狼疮急性发作期,或撤减激素不当引起的反跳。治宜清气凉营。

方药用三石退热汤:生石膏、寒水石、滑石、生地黄、玄参、金银花、黄芩、知母、生薏苡仁、牡丹皮、赤芍、羚羊角粉或紫雪散。

三、瘀热痹阻证

本证多见于以关节炎、血细胞轻度减少为主的慢性活动期病人,或用激素后或雷公藤减量后轻度反跳。治宜祛瘀退热,宣痹止痛。

方药用忍冬藤汤合红斑汤加减:生地、忍冬藤、岗稔根、虎杖根、生薏苡仁、生石膏、黄芩、川芎、羊蹄根、海风藤、川牛膝、生甘草、陈皮、大枣。

四、血热瘀滞证

本证以手足栓塞性微血管炎为主,或并发肢端溃疡。治宜养阴清热,活血祛瘀。

方药用紫斑汤合红斑汤加减:生地、玄参、生石膏、黄芩、忍冬藤、鬼箭羽、槐花、生藕节、水牛角、川牛膝、生甘草。

五、热郁积饮证

本证相当于系统性红斑狼疮引起的浆膜炎、心包积液、胸腔积液、少量积液时无症状,但在B超等检查中发现,部分病人同时伴有心肌损害。治宜养阴清热,利水蠲饮。

方药用蠲饮汤合红斑汤加减:生地、生石膏、知母、黄芩、玉竹、葶苈子、白芥子、生薏苡仁、桑白皮、猪苓、茯苓、郁金、五加皮、枳壳、甘草、大枣。

六、瘀热血虚证

本证多见于系统性红斑狼疮以血小板减少为主。治宜养阴清热,凉血生血。

方药用紫斑汤:生地、生石膏、知母、黄芩、羊蹄根、虎杖、生藕节、旱莲草、水牛角、炙龟甲、槐花、陈皮、生甘草。

七、气阴两虚证

本证见于系统性红斑狼疮以红细胞、白细胞减少为主,即是抗红白细胞抗体引起的自身溶血,也可能是其他因素引起的血小板减少。治宜益气养阴,健脾生血。

方药用生血汤:生地、山茱萸、女贞子、枸杞子、制何首乌、黄芪、白术、猪苓、茯苓、知母、黄芩、白及、佛手、陈皮、甘草、大枣。

八、瘀热损肾证

本证相当于系统性红斑狼疮中的狼疮性肾炎。治宜补肾养阴,活血利水。

方药用清肾汤合红斑汤加减:生地、炙龟甲、知母、生石膏、黄芩、落得打、接骨木、六月雪、猪苓、茯苓、泽泻、杜仲、续断、黑大豆、赤小豆、甘草、大枣。

九、脾肾两虚证

本证见于系统性红斑狼疮中慢性狼疮性肾炎、轻度氮质血症、肾性高血压。治宜健脾滋肾,利水蠲饮。

方药用清肾汤合蠲饮汤加减:黄芪、白术、生地、炙龟甲、杜仲、续断、菟丝子、葶苈子、猪苓、茯苓、桑白皮、泽泻、落得打、接骨木、川牛膝、甘草、陈皮、大枣、黑大豆、赤小豆。

十、瘀热入脑证

本证见于系统性红斑狼疮中狼疮脑损害之轻证,在临床出现中枢神经病理表现,且变化缓慢,方适合中医治疗,如出现重症脑损害,宜中西医结合抢救。治宜养阴清热,平肝活血。

方药用清脑汤合红斑汤加减:生地、黄芪、枸杞子、天麻、蒺藜、川芎、蔓荆子、炙炮山甲、生石膏、黄芩、全蝎、僵蚕、半夏、陈皮、甘草。

02周仲瑛先生诊治经验

一、风热痹阻,络热血瘀证

肌肤瘙痒,周身关节肿痛,两膝为甚,或痛处游走不定,可伴局部关节红肿热痛,屈伸不利,低热绵绵,口干而渴,心烦易躁,红斑隐隐,尿赤便结。

舌质暗,或有紫色,舌尖偏红,苔薄白,或薄黄,脉来弦数,或弦滑。

本证多见于红斑狼疮内脏、关节损害型。治宜祛风解毒,凉血化瘀。

药用秦艽丸加减:秦艽、功劳叶、漏芦、广地龙、乌梢蛇、凌霄花各10g,青风藤15g,白薇、大生地、鬼箭羽各12g,商陆根9g。

二、血分毒热,气阴耗伤证

忽起壮热,流连难平,或寒热往来,或定时发热,并无恶寒,届时自平,反复数月,甚或数年不已,面部红,手臂胸腹红疹隐隐,肌肤灼热,关节酸痛,头痛目赤,口干咽痛,溲赤便干,神疲乏力,精神不振,食纳无味。

苔薄少津,舌质红,或暗红,脉来弦滑数,重按无力。

本证多见于狼疮急性期、发作期。治宜清透血热,益气养阴。

药用清骨散加减:青蒿15~30g(后下),白薇、炙鳖甲(先煎)、大生地、太子参各15g,鲜萆薢30g,银柴胡、知母、丹皮、雷公藤各10g,炒常山6g,白芍12g。

三、肝肾阴虚,内毒留恋证

低热绵绵,或低热时起时平,稍事劳动即热度渐升,精神不振,食纳无味,不耐疲劳,面颧升火,皮疹色暗,活动后或情绪激动时疹色增红,关节酸楚,头昏耳鸣,腰膝酸痛,头发稀疏或枯焦,月经不调,或经闭不行,小溲短少,大便偏干。

苔薄少,舌质红少津或有裂纹,脉细,或细数。

本证多见于狼疮稳定型、缓解期。治宜培补肝肾,祛风解毒。

药用狼疮肝肾方:功劳叶10~15g,大生地12~15g,制黄精、制首乌、枸杞子、秦艽、漏芦、乌梢蛇、炙僵蚕、白薇、凌霄花各10g,川石斛12g,紫草6g。

四、脾肾两虚,血瘀水停证

面色晄白无华,目胞及下肢浮肿,面颧红斑色暗,或见色素沉着,心悸气短,胸腹胀满,胁下结块,精神萎靡,周身乏力,足跟疼痛,形寒怕冷,肢清不温,小便不利,大便或见溏薄。

苔薄或腻,舌质紫暗,色淡,舌体胖,或边有齿痕,脉细弱。

本证多见于狼疮晚期,或合并狼疮性肾炎。治宜补肾健脾,活血行水。

药用狼疮脾肾方:太子参、雷公藤各15g,生黄芪20g,附子5g,大生地、天仙藤各12g,仙灵脾、制黄精、木防己、泽兰、泽泻、露蜂房各10g,商陆9g。

作者:张醒民、王志祯、刘旭东

admin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admin 2022-08-11发表,共计2411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